柱柱子_人间培道是沧桑

缪尚阁楼一根柱

产出主大悲,也可能掺杂其他零零碎碎,德足/音乐剧/单机游戏/各种墙头

爱瞎几把开脑洞,质量是不存在的

有朋友愿意吃黄埔军校x中山大学的安利吗,营销四年,品质保障(真诚脸

The past, is everything we were

往昔,过去的光阴

Don't make us who we are

不会决定现在


跟上一张雨中的潘妮是同一首歌的脑洞......希望能填上(躺倒

可能会变成彩图,吧

没想到我也能有双更的一天(。


So I dream ,until I make it real


所以我梦想着,直到它变成现实


And all I see is stars


我看见星光漫天




复健失败,事实告诉我们一定要勤练习,不然人就废了_(:з」∠)_




可惜专业选得好,月月deadline剩高考




脑洞其实是 Dream it possible 那首歌


这歌每一句都是大悲啊!特别是高潮非常非常的ER!大家快去脑补一下!




顺便我真的,没法带小马玩(。一是不会画,二是我真的很爱ec百合,少女们太美了




所以这一幕我私心的设定是艾潘妮对珂赛特一见钟情,纠结要不要把地址给小马(。


不喜请右上角_(:з」∠)_









【脑洞】独普德甲足球au

到处翻了翻独普发现除了一些世界杯河图不怎么有俱乐部球员au哒????

这怎么行呢太太们,德意志战车开起来呀(bushi

国家队是队友,赢了普爷上树路德,输了一起在更衣室一个低头蒙毛巾一个摔水瓶。


14夺冠的时候我看的直播,猪队在欢呼中亲吻大力神杯那个镜头简直美哭......很帅很路德了。

拜仁慕尼黑的门锋(。)路德维西,各位自行参考我们现在的诺小新。金发碧眼高大强壮,门前一棵松中场一点红,扑救利落帅气。

普鲁士多特蒙德的前锋基尔伯特。你们看看这俱乐部的名字多普爷。虽然说德国正印中锋K神吧,但我觉得普爷应该是许二勒(正好他也转会黄黑啦)那种,白毛,身形纤细,浪射王(我是真爱粉),进球懵逼“卧槽我这球怎么进的”,反应过来找阿西庆祝。

然后发现这不是国家队,弟弟刚刚被自己灌了一球,阴着脸在球门前踹草坪。

俱乐部对头大家都懂的,兄弟日常是互怼,最和平的时候是冬季休赛和国家队集训。

仔细想想二勒的日常也很适合我们普啊,丁日三宝的第三位(。最近大家凑一个俱乐部了,天天被另外两位小伙伴秀一脸,视频跟弟弟大吐苦水“阿西我跟你说他俩简直不要脸balabalabala......”

那边路德深以为然“你前队长转会过来还天天跟媳妇打电话balabalabala”

一起在家的时候会克制饮食,啤酒土豆香肠都要节制,赢球了嗨一点。

普爷喝醉了会唱alealealealeo,BVB!09!那首歌,搞得路德每次都想把他丢沙发上不管了。

配置非常好,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可以练点球。

明明路德才是南部的那位,但到头来竟是普爷没能抵制住羊头牌的诱惑,可能是在国家队的时候被带坏的,之后每次集训都要找路德的巴伐利亚队友打牌。

路德就只能找普爷的队友玩FIFA。

国家队总是好玩的,场上两位贝什米特勾肩搭背,还可以玩穿错外套这种梗。

有时在场边喝水休息,看着场上对方奔跑的身影,被帅到愣神(。相互痴汉

因为亲兄弟关系还确实特别好,经常一起被叫做访谈。


想了想加上一个梗,德甲有一对双子,本德兄弟,也是相性特别好的双胞胎,非常甜,我们来套一下拉斯本德在活动访谈时说过的一句话:


观众提问:“你跟你弟弟在不同的俱乐部,你还喜欢你弟弟吗?”

普爷:“要是不喜欢他我还算什么哥哥啊。”


“我们总是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即使不刻意沟通。”


“有这样一位兄长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想了一下路德小时候还可以当普爷的球童!牵手进场!多可爱!啊啊啊啊啊!


普爷心中的小鸟都雀跃了!老子跟你们不一样!老子牵的亲弟弟!老子带的亲弟弟进场!都闪开我今天能帽子戏法!放着我来!


特别坚定的小眼神瞅着绿茵场,普鲁士笑着揉揉手边的淡金色脑袋:“总有一天你也会站到这里来的。”

路德维西看向他:“和你一起。”


说着就各自去了对家俱乐部呢贝什米特们(bushi


待补充......

今年你们的治疗也来收场了,良心的奶,放心的奶


灵感来自解宁上年的贺文,动态全部非原创,来自各种电影电视剧的截图


cp如图,被lo上的太太们喂下了老弗x热安的安利所以今年打算站一站这一对儿


一如既往的爱向导和古费,他们好甜啊好可爱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一对儿


秃子若李切塔也好可爱啊他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概就是现代au某个傍晚舞会


巴阿雷玩起了手风琴,然后大家开始在潘妮口塞的带动下嗨起来(。・∀・)ノ゙


本来向导古费那个动作是要给ER的……画不出来


旅行途中赶的图,很糙


这篇发布的时候估计再跟桌er宿醉,下年有没有公民也想约巴黎的(。


一个简短的街垒日巴黎repo:仨公民溜达去科林斯吃饭,有个刚好感冒了,晚上回缪尚喝酒,然后醉醺醺的睡去。


5日半夜的巴黎下起了雨。


本来以为产完上年的街垒自己就脱坑了结果万万没想到……大家居然还在fo我,fo慎重啊公民们我不会产的,真的,都是特效,都是骗人的,不会再有产出了!


总之


不如跳舞

革命不如跳舞

被leoji刺激的跑去百年不用的推特搜粮,然后发现西班牙语惊人的占了近半壁江山……另一半混杂着中英日

所以leo的母语之一是西语这事儿已经板上钉钉了是吗?(我好激动啊.jpg

除了尖叫我还能怎么办,拉丁裔的大哥哥leo,性感炸了好嘛


然后又去看了汤不热


欣慰的发现世界人民对leoji的看法都是一样的:我的天这是什么!他们是天使吗!I am fucking ship them!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们?!我觉得灵魂受到了净化!世界的空气都是如此纯洁!!


汤上的太太们也很爱画SNS三剑客的自拍,而且自行打上圣光光环。


WHY THEY ARE SO DAMN CUTE 


有人提出leoji之间的日常是eskimo kiss,就是不亲上嘴唇,单纯鼻头蹭来蹭去。


我死了,我爆炸给你们看


有没有人想看汤和推特的leoji脑洞整理啊?


胡言乱语的占tag,晚上删

大概是证明我还没有废掉


但其实离废掉也不远了(痛心疾首


家里最早的两位ssr,两人一前一后一起来的,之前一直养狗子忽视了连哥,最近才练起来。

然后发现!太牛逼了!连哥稳啊!从此脆皮又嘲讽的狗站在盾里肆无忌惮的输出!感觉鹅妹子嘤!

好想上色,然而我连狗子的面具都画不动了……

我一根柱,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还没摆脱开学ddl综合征,一直有人点喜欢我很心虚的(。过年前一定产,真的(别信

随便找张旧图假装自己有更新

天啊已经几个月没产了你们砸还来关注我受宠若惊......

都冲着夏洛特来的对吧?我就知道少女的光辉照耀世界(什么鬼

十二月左右应该会恢复产图,因为那时侯房间才有书桌给我摸鱼。

目前还是音乐剧吧,大悲青年组1789啥啥的革命相关,真诚的问一句同是革命,我国近代救国组黄埔军校x中山大学有人吃吗,憋了五年的粮和脑洞不放出来要便秘了(。

不打tag了,没人看到就让它随风而去。

欢迎留言找我玩啊!

一个脑洞

       为什么总是R弹吉他,领袖也要弹!


      ABC们周末闹哄哄的聚会,R在大家的怂恿下抱出吉他唱小曲儿。
一切都还是正常的,直到我R喝高了,开始制造令人难以忍受的重金属类噪音。

      

      安灼拉皱眉盯向R,并且出声制止。


   “嘿Apollo!您不明白!这是艺术!”R眯起眼睛嚷嚷,扯出一个醉醺醺的傻笑。


     安灼拉一言不发的起身走过去,抢过R怀里的吉他,坐下,抬手一段轻快的和弦 。
 

     白皙的指节带出鼓点和勾弦,旋律明亮如夏日,敲击拨弄间一点点躁动,和藏不住的热烈昂扬 。有一股小小的火苗,从他的指尖迸发出来,从那个被红衫包裹的身体里,随着琴声蔓延到整个房间。

 

       三五分钟的曲子,短暂得像一阵风,然而格朗泰尔认为这绝对他妈的过了两个世纪。

   

   “这是什么?”他觉得自己可能需要来一口,不,来一打的酒 。

 

   “前段时间编的,我管它叫revolution”安灼拉耸耸肩,把吉他重新塞回给呆滞的格朗泰尔。

 
  “这才是艺术。”  


     演奏带来的兴奋感还没有褪去,安灼拉无意识的勾起嘴角,像是个挑衅。


       而格朗泰尔只想狠狠吻平这个漂亮的弧度 。



B站AV号2284036,曲名就叫revolution,神一般华丽的演奏技巧,公民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不听后悔的!


 安灼拉不一定要音痴嘛,Apollo是音乐之神啊对不对!我就是想看领袖炫技 !最好是那种全ABC都不知道他会弹吉他然后一鸣惊人!


【待授翻】what must be said and not written

       原文地址在这里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0899 用句很简单,各位公民可以去读原文感受一下那种我翻不出来的萌

       

       这是一篇甜的短信文,互动非常可爱,其实端午就翻好啦但是一直没等到作者的回复_(:з」∠)_翻译新手英语渣渣,就是图个乐呵,欢迎纠错。感谢表姐帮忙校对,你真是我亲表姐(比心


     文中粗体字对应原文英文字母大写

 ———————————————————————————

 作者:kiyala


 配对:安灼拉/格朗泰尔,公白飞/古费拉克,巴阿雷/热安


Summary:格朗泰尔在约会,和某个不是安灼拉的人




From Enjolras to Combeferre

安灼拉:公白飞,你了解什么是感情对吗

公白飞:不。

安灼拉:这是什么意思你已经跟古费拉克交往了四年了

公白飞:我知道。但是我也知道这事是怎么回事。不。

安灼拉:我需要感情方面的建议

公白飞:你现在又没有谈恋爱。

安灼拉:我可能会

公白飞:不。

安灼拉:不?

公白飞:我不是这个意思。

安灼拉:但是

公白飞:如果你接下来打出来的内容是“我看见格朗泰尔和别人在一起”我会用我的解剖学笔记揍你。

安灼拉:你也看见他们了

公白飞:能不能请你停止使用大写锁定?

安灼拉:抱歉。

公白飞:我不觉得你感到抱歉。

安灼拉:所以,格朗泰尔

公白飞:不。

安灼拉:但是

公白飞:不。

安灼拉:公白飞,拜托了,你能不能就回答我一个问题

公白飞:我知道那个问题会是什么而我的回答会是再一次的:不。

 

From Enjolras to Courfeyrac

安灼拉:古费拉克我认为格朗泰尔有男朋友了

古费拉克:啥?????????

 

From Courfeyrac to Combeferre

古费拉克:公白飞R是有个男朋友了吗???

公白飞:真是日了狗了。*

古费拉克:对不起我做了什么:(

公白飞:没什么,不是你的错。我很抱歉,亲爱的。

公白飞:我猜你是从安灼拉那里听说这个的。

古费拉克:从他那听来很糟糕吗???

公白飞:对,非常糟糕。你想去处理一个充满了焦躁和嫉妒的安灼拉吗?

古费拉克: ……………天亮前他是你儿子嘛*

公白飞:混蛋,我爱你。

古费拉克:也爱你:) :) :)

古费拉克:不过现在我真的非常庆幸我们这周末已经有外出计划。

公白飞:我也是。

 

 

From Enjolras to Courfeyrac

安灼拉:古费拉克你在吗

安灼拉:古费拉克我觉得格朗泰尔有男朋友了我该怎么办

安灼拉:古费拉克

 

From Enjolras to Combeferre

安灼拉:告诉古费拉克打开他的手机

公白飞:关于大写锁定我们之前说过什么?

安灼拉:抱歉,你可以告诉古费拉克让他打开他的手机吗?

安灼拉:我们的谈话正进行到一半。

公白飞:他手机电池没电了,他说他很抱歉。

安灼拉:噢

安灼拉:公白飞,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公白飞:你知道谁最擅长给感情建议吗?热安。

 

From Combeferre to Jehan

公白飞:我提前道个歉。

热安:嗯?为了什么?

 

From Enjolras to Jehan

安灼拉:热安我觉得格朗泰尔有男朋友了

热安:噢,亲爱的


From Jehan to Combeferre

热安:我需要比道歉更真诚的东西

热安:比如之前我一直在让你给我买的那个人体骨骼

公白飞:对不起!!!

 

From Enjolras to Jehan

安灼拉:我该怎么做

热安:是什么让你觉得你需要做什么,安灼拉?

安灼拉:但是格朗泰尔有了个男朋友

热安:然而?

安灼拉:然而

热安:嗯?

安灼拉:然而那不是我。

热安:你希望那是你吗?

安灼拉:我

安灼拉:是的

安灼拉:我想是的

安灼拉:热安我该怎么办

热安:你只是因为他开始在和别的人约会,才希望成为他的男朋友吗?

安灼拉:我不知道。我不这么认为。

热安:你之前有过想当他男朋友的想法吗?

安灼拉:我不知道!!!

安灼拉:这让我很混乱好吗

安灼拉:我不喜欢感情

热安:感情使我们成为人类,安灼拉

安灼拉:我不喜欢它们

热安:亲爱的,我无能为力。你看见格朗泰尔和某人在一起。这让你感觉到了什么。也许你需要做的是坐下来并且处理你的感受。

安灼拉:好吧。谢谢,热安

 

From Enjolras to Combeferre

安灼拉:我跟热安聊过了

公白飞:哦?

安灼拉:我需要坐下来并思考我的感受

公白飞:很好。

安灼拉:你周末还是要出门吗?

公白飞:是的,安灼拉。你必须自己思考这个问题。

安灼拉:好吧

 

From Jehan to Grantaire

热安:你的约会如何?

格朗泰尔:我看见安灼拉了。

热安:这是件糟糕的事吗?

格朗泰尔:是的。

格朗泰尔:约会剩下的时间里我不停的在想他。

格朗泰尔:我就是个窝囊废。

热安:不你不是:(

格朗泰尔:我本来是想用跟别人约会来忘掉他。

格朗泰尔: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渴望他上面,这已经够糟糕了,我不需要在和别人约会的时候也想着他。

 

 From Jehan to Combeferre

热安:我们需要帮到什么程度?

公白飞:一点也不。

热安:但是公白飞

公白飞:热安。

热安:公白飞,他们只是需要一点小助力!

热安:如果他们完全错过了彼此呢?

热安:然后他们中的一个或者他们俩都陷入悲伤的结局,这错会算在我们头上,因为我们都知道如果当初我们只要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他们就都能得到幸福?

公白飞:热安。

 

From Jehan to Courfeyrac

热安:你的男朋友认为我们应该完全不干涉这件事,就算我们都知道安灼拉和格朗泰尔现在非常接近于在一起,然而他们只是需要一点温柔的推动。

古费拉克:什么

古费拉克:什么

古费拉克:等着

 

From Combeferre to Jehan

公白飞:无耻,勃鲁维尔。

热安:我们要不要再谈谈那副骨架:)

 

From Combeferre to Bahorel

公白飞:你家那位有时真是该死的爱管闲事。

巴阿雷:我知道啊,祂*可好了不是吗?<3

  

From Jehan to Grantaire

热安:我认为你需要跟安灼拉谈谈

格朗泰尔:为什么?这样我就可以告诉他我是个不想他都没法度过一天的窝囊废?

热安:也许不是跟他说这些

格朗泰尔:热安

格朗泰尔:你他妈在说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格朗泰尔:这么多年来每次我喝多了想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你就没收我手机

格朗泰尔: 这么长时间以来每次我有勇气告诉他的时候你就让我坐下来然后告诉我想想我在做什么

热安:那些时候你都喝醉了,R

格朗泰尔:是什么让你觉得我现在没喝醉

热安:你不会在你感到震惊的时候喝酒。我了解你。酗酒意味着你没法沉溺得像你想要的那么深。

格朗泰尔:去你妈的

热安:格朗泰尔,听我说

格朗泰尔:为什么我要听

热安:因为我在试着帮你

热安:就像我一直以来做的那样

 

From Enjolras to Combeferre

安灼拉:公白飞我想明白了

公白飞:我现在正忙。

 

From Enjolras to Courfeyrac

安灼拉:古费拉克我想明白了

 

From Combeferre to Enjolras

公白飞:古费拉克也在忙。

 

From Enjolras to Jehan

安灼拉:热安我想明白了

热安:你想明白了?

安灼拉:我一直都有这样的感觉

安灼拉:好吧不是一直

安灼拉:但是有一段时间了

安灼拉:热安我真的想做格朗泰尔的男朋友

安灼拉:真的真的想做他男朋友

安灼拉:热安我喜欢他!

安灼拉:喜欢感觉没那么强烈

安灼拉:我爱他?

安灼拉:我爱他

安灼拉:热安我爱格朗泰尔

热安:棒极了,安灼拉

安灼拉:我应该告诉他吗?

热安:你认为你应该怎么做?

安灼拉:我想我应该告诉他

 

From Enjolras to Grantaire

安灼拉:我爱你

格朗泰尔:这他妈的怎么回事

安灼拉:我

安灼拉:我爱你,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是热安吗?滚开,这玩笑不有趣

安灼拉:不是热安,为什么会是热安?

安灼拉:是我

安灼拉:安灼拉

安灼拉:我爱你

格朗泰尔:滚。开。

 

From Grantaire to Jehan

格朗泰尔:热安,这他妈的怎么回事

热安:什么?

格朗泰尔:安灼拉

热安:……安灼拉做什么了?

格朗泰尔:他

热安:……R?

热安:格朗泰尔

热安: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抱歉,我刚才在翻最烈的那瓶伏特加

热安:格朗泰尔,你敢开那瓶试试,我现在马上就过去。

格朗泰尔:拜托别

热安:闭嘴你没有发言权

 

From Jehan to Enjolras

热安:你做什么了?

热安:安灼拉,你做了什么?

安灼拉:我告诉他了

安灼拉:也许我不该说的

安灼拉:谢谢,热安。谢谢你的帮助。

 

From Enjolras to Combeferre

安灼拉:公白飞?

公白飞:忙着。

安灼拉:拜托了。

安灼拉:我搞砸了。

安灼拉:我犯了个错误,公白飞,拜托了。

公白飞:发生了什么?

安灼拉:我告诉格朗泰尔我爱他

安灼拉:他叫我滚开

安灼拉:我猜他对我并没有一样的感觉

公白飞:你做了什么?

安灼拉:我刚才告诉你了

公白飞:不,我的意思是。他的脸。他脸上什么表情?

安灼拉:我

公白飞:……不是吧

安灼拉:我发短信告诉他的

公白飞:No.

公白飞:Nope

公白飞:N o p e.

公白飞:请告诉我你在开玩笑。

安灼拉:我不应该这样做的,是吗?

公白飞:不。

公白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公白飞:补救它。

安灼拉:他不爱我,公白飞,他叫我滚开,我还要去做什么?

公白飞:他是不是觉得这是个玩笑?

安灼拉:他问我是不是热安

 

From Combeferre to Jehan

公白飞:热安。

热安:我知道我知道我正在试着补救

 

From Combeferre to Enjolras

公白飞:安灼拉,他认为这是个玩笑,是有别的什么人拿了你的手机。

公白飞:你知道为什么是这样吗?

安灼拉:不知道?

公白飞:试着想想理由。

安灼拉:我猜是因为这是个晴天霹雳?

公白飞:是的。然后?

安灼拉:然后……?

公白飞:我不会帮你想这个。还有别的什么原因会让他觉得那不是你?

安灼拉:因为……他没想过我会对他说这个?

安灼拉:他没想过我会说这个而且我是认真的。

安灼拉:该死,公白飞

公白飞:补救它。

公白飞:快去。

安灼拉:正在。抱歉。谢谢你。

 

From Jehan to Bahorel

热安:宝贝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

热安:格朗泰尔情绪不好

巴阿雷:来了

 

From Grantaire to Éponine

格朗泰尔:我需要些新的炮友,能问你要吗?

艾潘妮:你他妈想都不要想

格朗泰尔:我在自己家里被切断了酒精来源,而巴阿雷和热安像一对失望的父母那样盯着我。

艾潘妮:哎呦,你做什么了?

格朗泰尔:我他妈什么也没做,你去问安灼拉他做了什么。

 

From an unknown number to Enjolras

?:如果你敢伤害我的朋友,他们将永远找不到你的尸体。 


From Enjolras to Bahorel

安灼拉:停在格朗泰尔公寓外面那个是你的自行车吗?

巴阿雷:是啊……为什么这么问?

安灼拉:你和他呆在一块吗?

巴阿雷:对

安灼拉:我能见见他吗?

巴阿雷:你干嘛问我?

 

From Enjolras to Grantaire

安灼拉:格朗泰尔,是我。真的是我。如果我敲门,你会让我进去吗?

格朗泰尔:你敲啊。

 

From Grantaire to Enjolras

格朗泰尔:Okay,你可以停下来了,你已经敲了五分钟了

安灼拉:拜托,格朗泰尔。

安灼拉:让我进去,我需要和你谈谈。

格朗泰尔:关于你既然没有幽默感就不该开玩笑?

安灼拉:关于我既然有需要当面传达给某人的信息就不该借用短信。

格朗泰尔:你在说什么?

安灼拉:比起打字我更愿意说出来。如果可以的话。

 

 

       这次安灼拉敲门的时候,格朗泰尔开了门。他的眼神里透着戒备,也没有回应安灼拉的微笑。他的身后,热安和巴阿雷在沙发附近徘徊着。

   “我想我们现在该准备走了,R,”热安说,他走过来将一只手放在格朗泰尔的背上。“如果可以的话?”

   “是的。”格朗泰尔凝视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安灼拉。“谢谢。我之后再找你聊。”安灼拉让到一边以便热安和巴阿雷可以离开,但他向里面走的时候,格朗泰尔挡住了他的位置。

   “我可以进去吗?”

      格朗泰尔把嘴唇抿成一条细线。“我还在试着决定。”

   “我不该给你发短信的,”安灼拉说,格朗泰尔凝视的目光终于被打破,他转而看着自己的脚。“我应该等到我来这再说。不,我什么都不应该做。你已经有男朋友了。我没有资格——”

   “我没有男朋友,”格朗泰尔打断了他。

      安灼拉看向他,眉毛皱在一起。“可是……”

   “我今天去约会了,”格朗泰尔说。“但没成功。我并没有男朋友。“

   “噢。”安灼拉点头。“我很遗憾它没成功。”

      格朗泰尔静静的哼了一声。“你听上去并不遗憾。”

     “……我确实不,”安灼拉承认。“我一点也不遗憾。我看见你和他在一起格朗泰尔而我觉得——嫉妒。我感到难过又生气然后……我做了这些错误的事情为此我道歉但是我不想要你去跟其他人约会,格朗泰尔。我想要你跟我约会。”

       格朗泰尔扬起一边眉毛。“这只是因为你看见我和其他人在一起吗?”

    “不。不只是因为那个。我喜欢你有一段时间了。我知道。这不是个玩笑,格朗泰尔,这也不是什么一时兴起的念头。我不觉得喜欢足以表达这种强烈的感受,但要是你不想的话我会克制自己使用爱这个词。”安灼拉把一只手插进头发里同时叹了口气。“我想要你跟我约会,格朗泰尔。如果我来这只能让你再次拒绝我,那也没关系。我只是需要亲口告诉你。”

       格朗泰尔笑了,摇摇头。“你知道我们今天也看见你了吗?约会剩下的时间里,除了你我什么都想不了。当初我会去约会的全部原因就是因为我想试着忘了你,去约会别的人。“

    “别,”安灼拉说,“不要忘记我。不要去和别人约会。”

       格朗泰尔的笑容带上些苦涩。“我现在很确定我根本做不到,就算我去尝试。”

   “你对我有感觉。”

      格朗泰尔又笑了。“我对你的感觉,安灼拉?我爱你。那种筋疲力尽,痛苦不堪的爱,我无法抵抗但也无法摆脱。我很爱你而你从未注意,你从来都没有看向我。”

   “我在看着你,”安灼拉回答。“我在看着你但你却移开目光,然而我需要这个,格朗泰尔,我需要你相信我。我发短信给你的时候我是认真的,而且现在也依然是认真的。”

   “那说出来,”格朗泰尔说,仿佛这是个挑战。

   “我爱你,”安灼拉告诉他。“我爱你,格朗泰尔。我可以进去吗?”

   “是的。”格朗泰尔抓住安灼拉的衬衫把他拉进屋里,随手关上他身后的门,然后把他压到门上。“你可以。”

      安灼拉把手放到格朗泰尔肩上,他们的脸离得太近了,鼻尖相互摩擦。安灼拉可以感觉到格朗泰尔的呼吸拂过他的嘴唇。

  “我想要你和我约会,”安灼拉低声道。“我想要和你约会。”

  “我会把你吓跑的,”格朗泰尔告诉他。

     安灼拉扬起下巴。“我没那么容易被吓到。”

     格朗泰尔带着一个安静的笑容摇了摇头。“好吧,我猜是的。”

  “我想吻你,”安灼拉低语。“可以吗?”

  “可以,”格朗泰尔露齿而笑,他的手落在安灼拉的身侧。“吻我吧。”

 

From Enjolras to Group: Les Amis

安灼拉:我想让各位都知道,格朗泰尔是我的男朋友了。

安灼拉:公白飞告诉我,我欠你们所有人一个道歉,为了我一直以来的不经心。

安灼拉:不过我现在觉得太开心了没法感到真的内疚,回到我身边吧。

 

 

From Jehan to Combeferre

热安:都告诉过你啦:D

 



END


注1:原文中向导说的都是NO,非常可爱,很想翻译成“我拒绝”23333333

注2:原句For fuck's sake.原谅我的灵魂翻译。

注3:古费说的是“before sunrise he is your son”,这梗我猜了好久也没get到……有没有机智的公民指点迷津?

感谢评论里的 @Variola ~\(≧▽≦)/~,引用一下她的评论,这个梗“常见于苦命爹妈在争执谁半夜起来喂奶哄娃时互相甩锅XD”

注4:巴阿雷说的是I know, isn't xe great? <3,这里热安依然是流性设定所以我决定用祂。